向死而生,大梦似真。

关于

◆ 华胥引系列


【君拂】 
华胥一引,乱世成殇。——《华胥引》 


卫国公主叶蓁,华胥引主人君拂。面具下的她弦动九州,为世间人织下一段段黄粱美梦,奈何梦中看似圆满无比,却始终绕不过现实的惨烈至极。以命易梦,你可愿在梦中,一醉不醒?终究,她也只是想和她的夫君,一世长安。


【慕容安】 
魂堕之下,越是赤蝶翩飞,越是白骨累累。——《华胥引之一世安》 


东陆最强大的秘术师,慕容安。她是一只魅,天生便不懂人世情爱。夜空中银铃动,赤蝶舞,她冷艳眉目,陷入一段情劫。可笑的人间杀伐,于她不过多一段白骨,若不能打败她,便无法能到她,最终她却还是弃剑堕爱,万劫不复。


【十三月】 
莺哥携着她的短刀,像一朵罂粟花渐渐盛开,花瓣是冷冽的刀影,而她浓丽的眉眼在绽放的刀影中一寸一寸冷起来。——《华胥引之十三月》 


腊月十三,天上月圆,人间便有了十三月。她是容家最好的一把刀,然而太冷的刃终究伤人也伤己。她的笑,一半真心,一半假意——像罂粟的美,一半慑人,一半危险。玲珑骰子安红豆,入骨相思知不知?


【卿酒酒】 
曼妙的姿态在卿酒酒纤长的身段间蔓开,似三千烦恼丝缠在足踝,被十丈红尘软软地困住,指间却开出一朵端庄的青花来,这才是当得起名动天下四个字的一支舞。——《华胥引之柸中雪》 


永安,卿酒酒。素白油纸伞,清泠青花舞,她真可谓是世间最冷的女子,一旦招惹,又岂止摄人心魄?她将自己幽然刻入另一段生命,却不染尘埃,仿佛不爱。十丈红尘困住她眸中往昔回忆,她只是想求个究竟。可惜,难得糊涂。


【宋凝】 
朝为红颜,暮为枯骨。——《华胥引之浮生尽》 


我的爱情,死了。宋凝。嫁给他的时候,她不曾将自己当作黎国的敬武公主,亦不是人人称道的紫徽枪宋凝——她只是,他的妻。为他卸下战甲,披上鲜红嫁衣,千里迢迢来嫁给他,她曾是那样地爱他,爱了他整整七年,最后却沦落到宁愿将自己烧成一团灰,连骨灰也不愿留给他。由爱故生忧,由爱故生怖,若离于爱者,无忧亦无怖。 


评论
热度(12)
  1. 海边风信子溯月 转载了此图片

© 溯月 | Powered by LOFTER